夹芯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芯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彭梧商战解码网易服软的几个记忆碎片

发布时间:2020-02-10 13:08:42 阅读: 来源:夹芯板厂家

(速途网 名博观点 作者彭梧)丁磊在广东两会期间对南都记者吐槽“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一,网易就用一种最为体面的方式服软了。

种种迹象表明,这或许是《魔兽世界》的故事划上句号之前,网易公司的倒数第二份公告。不出意外,在不久的将来,网易将会公布已经通过新闻出版总署前置审批,《魔兽世界》回复正常运营的消息。“我国服,我2B”的内地魔兽玩家也终于可以得到机会,去开始期待传说中的国服《巫妖王之怒》。当然,最理想的情况是,网易直接跳过巫妖王,今年年底直接更新《大灾难》。当然,这里还有一个前提,是暴雪大神不会习惯性跳票。

坦白说,有关《魔兽》的报道,一度让我自己无比纠结和苦闷,并且麻烦缠身到现在都没能解决干净。被利用也好,被被利用也好,到现在我都没能搞明白。所以选择这样一个时机,回忆一下过去一年里面纠结在这背后的故事吧,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几个月之前,我在开心网上说,如果真的是“被利用了”,我宁愿相信自己是被500万玩家利用,那样的话,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关键点一:九城的立场

《魔兽》的事情发生之后,我见过朱骏两次。从骨子里来说,我并不认为朱骏做错了什么。他的原话是,“他们要合资,这东西政策不让做,我不敢,他们就说那就不谈了”、“九城是没有办法这样操作的,别人能做,那就只能让别人做了。不过我们要问个明白,我们到底是不是错误的理解了政策,这必须有个说法”。

坦白说,九城失去魔兽的原因很复杂,并不是一个方面。但朱骏和暴雪谈崩的根源,的确在于暴雪要求得到更多,而朱骏认为这触及了自己的底线。朱骏是个极“左”的人,这一点从他坚持“互联网是政治”、“互联网起源于战争,必定用于战争”的观点可以略见一斑。另一方面,朱骏虽然表面张扬,但为人做事非常谨慎,目的性明确且“无所不用其极”。所以我更愿意相信,朱骏在意识到“九城即将失去魔兽”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开始部署下一步行动了。

事实上从这个出发点考虑的话,九城失去魔兽之后针对网易的“狙击”和“告发”很容易理解。朱骏只是想弄明白“凭什么我九城绕不过去的政策壁垒,你网易就能无视”。因为朱骏自己非常清楚,无论结果如何,至少对自己来说这个过程都会是一种经验。

我并不赞同“九城报复网易”的看法,在商业战争里面,追逐利益是第一目的,没有哪个老板会因为一时的情绪去做出这样的决策。尤其是上市公司,股东们是指望你怎么想法子去赚钱,不是去报复谁。回顾一下九城开始控诉网易的时候,那时九城手里甚至连一款拿得出手的产品都没有,相反是盛大、金山、完美时空、搜狐手里有大规模的“挖魔兽墙脚”的产品计划。九城跟网易的对掐事实上在那个时刻已经结束了。如果说朱骏有动机去“狙击网易”,那目的也只能是为自己争取时间而已。

关键点二:网易的失误

从网易想拿魔兽,到拿下魔兽,丁磊只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错误的估计了自己的实力,同时也找错了敌人。

没有证据证明,究竟是网易先向暴雪示好,还是暴雪在试探九城未遂之后向网易投怀送抱,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陈晓薇带队在2008年第四季度再次找到暴雪谈续约的问题时,暴雪已经有了新的选择。也就是说,从那一刻开始,网易和九城的对立已经被确认了,那并不是源于利益的争夺,而是在对政策弹性的认识上,出现了根本的对立。

在九城合同到期之后,魔兽一度停服一个月,当时版署难以解决的一个问题是“没办法拿出一个让九城满意的解释”。丁磊的GR团队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做得很好,可是九城实在是个刺儿头,陈晓薇甚至公开说,一定要告到有个说法为止。版署也拿不定主意,现实的情况就是,丁磊的确把事情做得不错,可要是真的较真儿,暴网这家合资公司在一些关键的地方,谁都说不清楚。九城的确挺招事儿,朱骏的逻辑也不一定就是那么完美无瑕,可是在较真儿的地方,九城确实占理。

之后就是陈晓薇和丁磊在ChinaJoy上的对峙了。对峙的时候因为担心玩家闹出更大的群体性事件,“盒子世界”已经开了。丁磊认为事情会随着他想象的方向发展下去,大局已定。

这种乐观的情绪某种程度上左右了网易在chinajoy前后的部分决策方向,也最终让丁磊回不了头。

一切都在“三定”的解释文件出台后发生变化。可以肯定的是,网易一直在利用文化部在网游监管权博弈中的微妙身份,并且一直利用得很到位。但“三定”解释出台之后,网易“不管出版署前置审批”直接运营的做法,彻底激怒了版署,也让版署没得选择——如果坐视不理,下一届的chinajoy恐怕就不用再搞了,因为游戏企业恐怕全部跑去拜文化部的码头了。

在这一点上,网易过于自大了。从这一刻开始,网易的对手变成了政府机构。而朱骏,早就把精力投入到九城的重生上去了。换言之,如果网易一直免费运营下去,版署将成为九城和网易中间的一个调停方,这摊稀泥和一段时间之后也就过去了。但丁磊拿了文化部的令箭就不给出版署面子,这种做法彻底改变了两家企业和两个政府部门的立场,也成为丁磊上周“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感慨的根本原因。

关键点三:玩家

写到这里之前,首先向《网瘾战争》的作者团队致敬。

坦白说,玩家利益在整个过程中,一直是被绑架的。除了今天网易的这份声明能有一点“对玩家负责”的感觉之外,此前被认为是“刁民”、“网瘾者”的魔兽玩家一直很少被关注。而决策者和商人们不是没有能力,只是没有兴趣而已。

贾君鹏事件之后,500万人的群体性无聊被放大有多大的破坏力让决策者心有余悸。要知道哪时候距离60大庆不足百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网易某种程度上利用了这样的情况,成功迫使版署在Chinajoy开幕前站到自己一方。还记得chinajoy展的最后一个下午,高举“魔兽,你在网易还好吗?”、“姐带你看巫妖王”的两位showgirl么?没人知道她们为谁服务,也没人知道她们玩不玩魔兽。只是可以猜出来,如果当时魔兽依然没有开服的消息,chinajoy现场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坦白说,魔兽这个项目做到今天这步田地,网易完全有理由放弃,也有一万个办法把因这款游戏所造成的损失控制到更低的层面上。虽然那样,事情恐怕会更加不可收拾,但从经济利益的角度出发,网易“壮士断腕”也未尝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能看到网易今天的这份公告,对玩家来说是个好事。因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不管是用了什么方式,看样子网易已经得到授意,给版署一个台阶去解决问题,这比之前那种“冷战”要好得多了。

中山注册公司需要什么手续

中山筹划税务方案

代理记账电话

注册公司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