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芯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夹芯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百度的中枪掩护了多少人安全撤退《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15 00:30:34 阅读: 来源:夹芯板厂家

网导读:出面回应的百度惨被吊打,意味着默不作声的武警二院及背后的莆田系医院在人声鼎沸中安然撤退。在这次的魏则西事件中,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科室承包方就扮演着这种「恶......

很多更加理性的人开始重新思考这样吊打百度的意义何在?譬如一位记者说:这不仅是百度的问题,更是政府的问题。另一位说:一个癌症病人受到了无效的医疗而死亡,媒体和公众都去追究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责任,这逻辑有点怪,百度是帮凶,那么主犯是谁?

很多更加理性的人开始重新思考这样吊打百度的意义何在?譬如一位记者说:这不仅是百度的问题,更是政府的问题。另一位说:一个癌症病人受到了无效的医疗而死亡,媒体和公众都去追究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责任,这逻辑有点怪,百度是帮凶,那么主犯是谁?

这几个月,中国企业像是着了魔。各种危机潜伏在社交网络中等待着被引爆。这次中招的是百度,中国最大的三家互联网公司之一。差不多从前天稍晚开始,朋友圈就被「魏则西之死」刷了屏。人们对这样一个青年生命的消逝表达悼念,挞伐那些所谓的加害者。在这一事件中,可能成为加害者的都有谁?武警二院、莆田系医院及其背后的温床,还有百度。

事实上,百度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事件可能引发舆论危机。

上个月28号就早早地对外发布声明,意图将危机控制在一定程度内。

百度的回应声明

这份在危机爆发前就对外发布的声明,其中提到:

「百度第一时间启动了对搜索结果的审查,该医院为公立三甲医院,其提交给百度的资质齐全。」

声明中还附有医院方提交的资质证明文件。随后,伴随着舆论危机的愈演愈烈,百度推广于5月1日在微博上进行了再度回应。

其中提到已向发证机关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要求立即展开调查。如果发现有不当行为,会全力支持魏则西家属通过法律途径维权。

朋友圈截图

我的朋友圈中,从昨晚开始已经渐渐地出现了一波反思的声音。

很多更加理性的人开始重新思考这样吊打百度的意义何在?譬如一位记者前辈说:「这不仅是百度的问题,更是政府的问题。」

另一位前辈说:「不是袒护百度,只是觉得一个癌症病人受到了无效的医疗而死亡,媒体和公众都去追究一家互联网公司的责任,这逻辑有点怪,百度是帮凶,那么主犯是谁?」

这也是我的困惑。并不是说百度没有责任,但至少在我看到的所有涉事方中,只有百度在危机大规模爆发之前出面进行了回应。

出面回应的百度惨被吊打,意味着默不作声的武警二院及背后的莆田系医院在人声鼎沸中安然撤退。这种舆论对相关方追责比例的不均等,让我倍感震惊。放弃对直接责任方的追责,这件事儿本身才是「魏则西之死」事件中最让人痛惜的地方。这起事件中的直接责任方是谁?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医院。

这起事件中的直接责任方是谁?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医院。

某种程度上,

莆田系医院的存在本身就是当下医疗制度的乱源。

我的父母都是医务工作者,父亲是一位皮肤及泌尿系统方面的医生。泌尿系统的疾病通常都有很强的私密性,所以这成为莆田系医院牟利的重要来源。曾有莆田系背景的医院找到我爸,希望他去工作。提供的职位是住院部主任,除此之外,工资和福利薪酬都十分诱人。但最终我爸还是放弃了。因为在沟通的过程中,对方希望能够让他先去外地培训几天,培训的内容与医术无关,而是学习如何与病人沟通。讲得更直白一些,就是如何能够从病人那里谋求到更多的利益。一直以来,我父亲以及他的同事都坚持认为:

「医患矛盾的不断恶化,与莆田系医院有着密切的关系。」将并不成熟的技术进行包装,诱骗无治愈希望的患者前往就诊,最终不仅治不好患者的疾病,还掏空了患者的钱包。

在这次的魏则西事件中,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科室承包方就扮演着这种「恶」的角色。「悬壶济世」的美德荡然无存,医疗这种人命关天的事儿,成为了牟利的工具。凭借着这样一项工具,一些拥有莆田背景的公司发家致富,甚至还顺利地上了市。另外,武警二院作为一家三甲医院,将科室进行外包这一行为本身就值得商榷。

早在2006年,卫生部就曾下文禁止公立医院私自承包经营,除非借由「特许经营」的路径获得审批。

如果获得过审批,那么医院必然需要相应地承担责任。如果未获审批而是偷偷摸摸地进行了科室外包,那医院相关方的责任就更大。

上一页12下一页

之前看到了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的分析,他从法理的角度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分析。

他认为「百度推广应该对合作商家事先进行合法性资质审核,这里的审核是形式要件……从百度对外公布的信息中,能够看到魏则西事件推广的主体是三甲医院,至少表面是三甲医院,从这个角度看,百度已经尽到了合理审核义务。」

微博截图

既然如此,为什么百度受到了比莆田系和武警二院更大的责难,甚至由此转移了民众视线呢?

很大的原因在于,指责百度是件讨巧不费力的事情。当下舆论环境的商业化让自媒体需要不断积累粉丝数量。所以选择一个讨巧的角度吸引人们的关注至关重要。 从这样的层面出发,吊打百度显然比莆田系或者武警二院更有吸引力。另外,如果去追究信息不那么透明的莆田系以及武警二院的责任,就需要厘清其背后更为复杂的关系。这显然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去抽丝剥茧,对于自媒体来说,这是件成本极其庞大的事儿。

成本和收益的不匹配,让百度「理所当然」地成为了被吊打的对象。主犯们获得了桃之夭夭的机会。

不除问题的根源,去找渠道的问题。这是件细思极恐的事情。百度倒了,莆田系还在,然后呢?要知道,在百度出现之前,莆田系也曾是各大二三线卫视以及地方台的重要金主。我相信,既然前有古人,而后必有来者。

即使百度由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莆田系会不会找到下一个受众注意力聚集的地方,继续干着坑蒙拐骗的事?

说到底,问题的根源还是莆田系本身。

我不讨厌大多数人的情绪性发言,但我异常讨厌那些原本理性且拥有话语权的人不断挑动人们的情绪。这无益于问题解决。如果这背后是有人挟持着阴谋转移民众视线,让最应该受到审判的人安全退出的话,我觉得这些人才是最大的恶。舆论的不关注就无法逼迫监管部门积极作为,这件事儿发展到最后除了百度的商誉受损,不会有任何更加积极的成果出现。莆田系医院继续活跃,各种武警部队医院继续科室外包,无辜民众继续被骗甚至致死。必须得说,这条罪恶产业链的根源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

事实上,截至目前,除了修理百度,我看不到任何可能追责事故直接责任方的倾向。某种程度上,线上世界是线下世界的镜子。它做的不过是反映线下世界如何。当线下世界被整理得干净体面,线上世界如何能照出罪恶?如果因为人们的愤怒抛弃掉这面镜子,谁又能够保证下一面被找到的镜子不会照出丑恶?这就是目前最根本的问题。

就在去年,看了一本让我异常感动的书。那本书跟今天的主题很搭,名为《众病之王:癌症传》。是一本关于癌症的书,作者是一位印度裔的医生。有一天看到了这样一句话,瞬间湿了眼眶。那句话是这样写的:生命是……一场化学事件。

确实如此。

从生到死,我们身体变化的每一步都渺小的不过是一场化学事件。有些人运气好点,如我们,能够平安活到现在。有些人不那么好运,像魏则西,染上病痛,然后逝去。

魏则西的死,更应该让我们反省罪恶的根源,并反思背后的制度是否有改善的空间。但我们显然已经走偏了方向,放过了那些最应该被惩罚的罪人。为此,我们需要付出的代价是,这样的悲剧一定会在未来重复上演。

今天写得有点严肃,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严肃讨论的事情。最后再严肃地说一句。这一次,对一小部分自媒体的做法不敢苟同。譬如在讨论这场悲剧的后面开启赞赏功能。一面道貌岸然,一面利用悲剧赚钱,

这让我觉得非常恶心。

上一页12下一页

移动刷卡机

pos机怎么拿一代理

四川pos机办理

pos机刷